扈从羽猎原文[耶律楚材古诗]

湛然扈从狼山东,御闲天马如游龙。惊狐突出过飞鸟,霜蹄霹雳飞尘中。马上将军弓挽月,脩尾蒙茸卧残雪。玉翎犹带血模糊,騄駬嘶鸣汗微血。长围四合匝数重,东西驰射奔追风。鸣鞘一震翠华去,满川枕藉皆豺熊。自笑中书老居士,拥鼻微吟弓矢废。向人忍耻乞其馀,瘦兔瘸獐紫驼背。吾儒六艺闻吾书,男儿可废射御乎!明年准备秋山底,试一如皋学射雉。——元代·耶律楚材《扈从羽猎》

扈从羽猎

元代:耶律楚材

耶律楚材(1190年7月24日
—1244年6月20日),字晋卿,号玉泉老人,法号湛然居士,蒙古名吾图撒合里,契丹族,蒙古帝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、宰相,金国尚书右丞耶律履之子。1215年,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攻占燕京时候,听说他才华横溢、满腹经纶,遂向他询问治国大计。而耶律楚材也因对金朝失去信心,决心转投成吉思汗帐下他的到来,对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产生深远影响,他采取的各种措施为元朝的建立奠定基础。乃马真后称制时,渐失信任,抑郁而死。卒谥文正。有《湛然居士集》等。

耶律楚材

已戒金吾夜不哗,西山又被雪微遮。饥年禁酿知谁力?到处看灯似我家。旅梦比尝经赤甲,病身尤欲恋黄芽。云端此日烟霏暖,遥想仙人立露华。——元代·范梈《和马贡士元夕同观灯之作》

和马贡士元夕同观灯之作

清雨气候变,移船孤石滩。已行千里馀,始验初冬寒。暂解雾露毒,稍知江山宽。新人异言语,故事同忧欢。思昔夏后氏,封建天南端。伯业起句践,世远子孙殚。无诸佐大业,遂作汉王官。身受闽君策,白日海澄澜。至今崇台上,列戟绚衣冠。古来树名节,于此事常难。惟有精英在,青霄明羽翰。——元代·范梈《出甘蔗州》

出甘蔗州

城上初闻柝,天边独倚楼。可怜今夜月,还照异乡秋。烛暗频移席,帘虚不上钩。回文锦机字,写得大刀头。——元代·范梈《八月十五夜》

八月十五夜

元代:范梈

城上初闻柝,天边独倚楼。可怜今夜月,还照异乡秋。

烛暗频移席,帘虚不上钩。回文锦机字,写得大刀头。

1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